双子星座

出版日期:2015-6-1
ISBN:9787101107478
作者:陈子善

内容概要

陈子善,男,1948年12月7日生,上海市人。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,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主任。《现代中文学刊》执行主编。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近现代文学分会副会长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名誉理事。著作有《文人事》、《发现的愉悦》、《说不尽的张爱玲》。


 双子星座下载 更多精彩书评



发布书评

 
 


精彩书评 (总计1条)

  •     陈子善的现代文学研究,予大家印象深刻的是考据功夫细致精审,其鲁迅、周作人研究亦不例外。他说,“我的研究不在于对周氏兄弟思想的探究和作品的阐释,而是侧重对他们生平和创作史料的发掘和考辨”,这也就是微观研究的意思了。“我只在深夜的街头摆着一个地摊,所有的无非几个小钉,几个瓦碟,但也希望,并且相信有些人会从中寻出合于他的用处的东西”,陈子善借鲁迅之语形容自己的研究,固然谦虚,亦道出其特色来。《双子星座——管窥鲁迅与周作人》,乃其研究之合集,可综而观之。陈子善从事鲁迅研究的契机,是参与注释鲁迅书信的工作,时为一九七六年;研究周作人,契机是一九八六年推荐郑子瑜所藏《知堂杂诗抄》手稿给岳麓书社出版。从时间及具体工作,也能看出鲁迅研究与周作人研究在内地的微妙差距,前者早已在对全集做笺注及反复修改,而后者之著作出版在八〇年代中期尚处于大的争议中(甚至要借助上层来裁定,才能问世)。亦可道一题外之语,尽管陈子善从事鲁迅研究甚早,成果也有一定特色,但在鲁研界算不上重量级,毕竟卓有成就者太多了;而在周作人研究领域,他辑的《知堂集外文•亦报随笔》《知堂集外文•四九年以后》,与张铁荣合编《周作人集外文》耗费极大气力,是填补出版空白的,另编回忆文集《闲话周作人》,整理《如梦记》《饭后随笔》,搜集知堂佚诗等,及许多考证文章,均有开拓之功。陈子善之研究,“鲁迅篇”与“周作人篇”并置,倒是无意中展现出两者研究进度的大不同来。现行《鲁迅全集》注释详尽,每一版均有修订,研究者且对民国时鲁迅作品的注释及作者亦已挖掘到;而周作人的全集出版固然谈不上,即使三十余册自编文集及一百多万字的集外文已出,但考订有粗疏处,且并无注释,对读者深入理解广博的知堂文字是个障碍(当然,如此重大的工作,却非个体之研究者能够承担的),另外仍有一些散佚文章未找到。陈子善写了许多鲁迅书信中的事件考释与编者注辨正,对细节之爬梳已到了相当的程度;而知堂生前所写大量书信,出版的,除自编的一册《周作人书信》外,仅与曹聚仁通信集、与俞平伯往来书札、与鲍耀明通信集、致松枝茂夫手札、早年佚简笺注等寥寥几册,大量的书信或尚未公诸于世,或零落世间。不过,不管怎样,陈子善所做的“微观研究”,总是有着莫大裨益的。如关于评价鲁迅、周作人文章的发掘及整理上,他曾发现了宋庆龄、茅盾、郁达夫和许广平一九三七年为日本改造社出版的《大鲁迅全集》而写的四篇文章,这是难得的;而他编辑的回忆文集《闲话周作人》,不仅编入已有的回忆文字,且“广邀海内外的周作人门生故旧新撰回忆文字,所谓门生故旧是广义的,即使无缘与周作人有一面之雅,与之通信论学者也包括在内”,这一动议催生出许多珍贵的史料(如唐弢、罗念生、张中行、高伯雨、常风等均撰文),且为后来的研究提供了根据。稍举一例,倪墨炎的《“叛徒与隐士”:周作人》中,关于《骆驼草》发刊词,“这篇发刊词不大像是周作人的手笔,很可能是废名执笔,但事前必然和周作人商量过,或写成后由周作人过目”;而冯至致陈子善的信中明确说:“《骆驼草》主要是废名张罗起来的,我和他一起干些杂活(为组稿、校对等),周作人表示支持,在上边发表了不少文章。《发刊词》系废名所撰,不是周作人。”解决了这个疑团,“很可能”字眼可以去掉了。于周作人对鲁迅的批评文字,早已有舒芜的《周作人对鲁迅的影射攻击》、王锡荣的《周作人怎样骂鲁迅》等文章做过详尽论述,而陈子善的考据功夫,即尚能做新的发掘。一九六三年周作人写了一篇《钱玄同的复古与反复古》,发表于一九八四年的《文史资料选辑》第九十四辑,其中无涉鲁迅,但几十年后此文的手稿出现于拍卖会,两相比较,可发现刊发时删去七百多字,有这样的语句:“不晓得什么无聊人造这种谣言,居然使得鲁迅相信了,发表这篇短文章(指《死所》)。其实这个谣言在北平便不能有,也只好在上海传播,因为这是在北大的人都能知道的。”一九四九年之后,知堂对鲁迅的批评几乎只能存在于私人信函中,公开文章里罕见,这是一例,果然一露头即被删掉了。陈子善评论曹聚仁《鲁迅评传》时,引用周作人在通信中的话语,“《鲁迅评传》,现在重读一遍,觉得很有兴味,与一般的单调书不同,其中特见尤为不少,以谈文艺观及政治观为尤佳,云其意见根本是‘虚无主义’的,正是十分正确,因为尊著不当他是‘神’看待,所以能够如此”。这让人想起一九三六年鲁迅逝世时,周作人接受记者采访,“说到他的思想方面,最起初可以说是受了尼采的影响很深,就是树立个人主义,希望超人的实现。可是最近又有点转到虚无主义上去了,因此,他对一切事,仿佛都很悲观……”不知曹聚仁对鲁迅“浓重的虚无色彩”的论说,有无受周作人影响,但周作人赞赏《鲁迅评传》却是自己的想法一脉承之的。曹聚仁的评传,是将鲁迅写成“人”而不是“神”,当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(仅因他在香港才能出版),而目下已成共识;而周作人研究,是努力地将他写成“人”而不是“鬼”,早前也是引来轩然大波的,如今大约不会有太多人反对,这是对人的持平之论,也是时代的进步。陈子善的研究,“以对周氏兄弟散佚作品的发掘和生平行谊的考证为特色”,微观固然微观,却是构成大厦的不可缺之材料,君不见多少大作因“砖石”的谬误而千疮百孔,经不得风雨,甚至轰然倒塌,可知微观研究的虽小而坚实。对历史与人物的求真,“管窥”的意义可谓大矣。(南都)

精彩短评 (总计2条)

  •     鲁迅占三分之二,周作人占三分之一,其实没有太多内容,除非对这个特别感兴趣的人
  •     很微观的鲁迅周作人研究文章,有些琐碎。
 

爬虫代理IP   代理IP   免费代理IP   高匿代理IP   百变IP  

历史地理人物,人在职场,素质教育,烘焙甜品,国际经济,民俗文化,园林景观,游戏PDF下载,。 PDF图书下载 

PDF图书下载 @ 2018